重要日程
·爱心大使最新联络方式统计
·第二批青少年爱心大使参与式培训班日程安排
重要活动
·重庆市首届“遏制艾滋病”主题作品征集大赛
·7月8日“相聚上海 圆梦篮球”征文活动  
·青少年预防艾滋病“爱心大使”评选活动方案
常见问题
·艾滋病流行情况
·伙伴的力量
·这场运动要达到哪些目标?
·儿童究竟失去了什么?
·为什么要谈儿童与艾滋病
网上资源
相关链接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中青网
合作伙伴
国际行动援助 AAI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驻华办事处 UNAIDS
英国救助儿童会 Save the Children UK
国际艾滋病联盟中国项目办公室
联合国人口基金驻华代表处 UNFPA
 
所在位置:各地活动开展
河北省红十字会启动高校防艾同伴教育项目
欢迎订阅手机青年报,移动用户发送qnb到10658000,每天资费不到一角钱。
http://uniteforchildren.youth.cn   2008-10-29 14:20:00 红蓝丝带网

  艾滋病、性行为谈论低调进校园

  10月25日,河北经贸大学一间多功能教室里,20名来自各院系的大学生围坐成半圆,中间两名主持人牛磊和丛玉娜分别向大家抛出一个个敏感的问题:与艾滋病感染者共进午餐会不会传染?握手和接吻是高危行为还是中危行为?

  围坐在一起的都是90后大一、大二新生,显然有些难为情,但很快还是议论起来。

  周末的校园很平静,这里正在进行的预防艾滋病同伴教育培训并不为更多的学生所知,但毫无疑问,公开、大胆地谈论性和艾滋病正变得不再扭扭捏捏。他们眼下做的努力,正试图在性观念越来越开放的大学生中推广科学预防艾滋病的观念和技能,并力图用安全套的使用来为大学生性行为加上拒绝艾滋的防线。

  更为深远的影响或许在于,这20名大学生,将把为期两天的培训班上学到的,传播给自己周围的学生。

  河北经贸大学是我省第一家在高校内设红十字会的大学,王学敏,大二学生,目前在学校红十字会秘书处里负责这项同伴教育项目。

  “我们现在有12名同伴教育主持人,他们都是在今年3月份经河北省红十字会培训的,”王学敏说,“回到学校后,我们把在省红十字接受培训的模式搬到教室里,学员变成了我们各院系的学生。今天是这学期第一个培训班,我们将在这学期内完成十个培训班,让200名以上的大学生接受培训。”

  【背景】

  同伴教育,应对敏感话题的西方模式

  这就是同伴教育,一个十几年前起源于澳大利亚,流行于西方,近年进入中国的培训模式。在西方国家,同伴教育被应用于生殖健康、艾滋病预防、反对毒品和戒烟等领域,采取小组讨论、游戏、角色扮演等参与性和互动性强的方式进行培训,参与者是年龄相仿、知识背景和兴趣爱好相近的同伴和朋友。

  “特别是在艾滋病、性观念等这些敏感话题上,人们通常更愿意听取年龄相仿、知识背景和兴趣爱好相近的同伴的意见、建议,青年大学生更是如此,”王学敏说,“没见过哪个学生愿意去问老师。”

  我省大学生间的预防艾滋病同伴教育是由荷兰阿克苏·诺贝尔公司资助,荷兰红十字会支持的。艾滋病预防、关爱和能力建设项目去年在我省廊坊、石家庄先后启动,主要是在青少年、外地务工人员和所在地阿克苏·诺贝尔公司员工中开展艾滋病宣传教育和青年同伴教育活动,提高活动地区人群对艾滋病的知晓率,加强对艾滋病预防、关爱能力建设。

  省红十字会正在通过对校园主持人的培训在全省高校逐步推广同伴教育。这一模式的设计和内容来自西方国家。在省红十字会接受培训的主持人套用培训时的模式,在高校内分批培训其他学生,最后让这些大学生继续传播正确的预防艾滋病的观念和技能。

  王学敏、牛磊、丛玉娜就是今年3月在省红十字会接受这方面培训的。王学敏说,“我们的培训一共有5天,到学校我们把这一模式压缩成两天时间,每期培训20名大学生。”

  【现场】

  在轻松或压抑的游戏中接触艾滋病

  两天的同伴教育培训,谈论的都是敏感话题,要消除尴尬和害羞心理很重要。主持人设定了多个游戏环节,有的游戏和艾滋病毫无关系。王学敏告诉记者,同伴教育模式就是这样,让接受培训者在游戏中参与进来,消除顾虑,学员之间、学员与主持人之间有了肢体的接触,也就更加贴近,聊起敏感话题就不再那么尴尬。

  丛玉娜说,“我们管这叫做脱敏游戏,就是摆脱敏感的意思。”

  与预防艾滋病相关的内容也都是以游戏的方式呈现的,几乎每一个环节都是在互动,看不到主持人拿着书本念、学员用笔在本上记个不停的场面。主持人通过一个个游戏告诉学员什么是性,什么是艾滋病,怎样预防艾滋病,怎样对待同性恋。

  “危险行为游戏”,是主持人把接吻、鲜血、安全套性交、公用牙刷、文身等行为写在卡片上,让学员挨个抽取,然后对照自己抽取的行为,分别站在高危、低危和无危的队列中。之后,主持人从每个学员手中接过卡片,和他们交流这一行为的危险系数到底有多高。主持人的讲解很明显在强调两点,一是所谓高危和低危、中危之间并没有绝对的界限,要视情况而定,二是要找出判断危险系数的规律,那就是是否和艾滋病感染者有血液和体液的交叉。

  “野火游戏”最让人感到压抑。

  游戏选择在晚上进行,屋内只有蜡烛的光线,20个学员围成一圈,闭上眼睛,他们等待着,其中一人将成为HIV病毒携带者。主持人通过拍一名男生的肩膀来告诉他不幸感染了HIV。大家睁开眼时,除了这名男生本人,谁也不知道谁是HIV感染者。

  主持人要求每一个学员任意找5个人握手,假设每一次握手代表一次高危行为例如没有防护的性行为。已经被感染的学员在与他人主动或被动握手时,要用手指轻扣对方掌心,代表将HIV传染给对方。一圈下来之后,主持人要求被感染HIV的人站起来,结果让人吃惊,超过了一半的人都被感染。

  主持人告诉大家,看到没有,艾滋病有多么可怕,而同性恋、没有防护的性行为等高危行为,又是怎样助长艾滋病在我们身边蔓延的。

  学员纷纷要求打开灯,因为这样太压抑。主持人说,艾滋病感染者就是生活在比这更真实的压抑中,我们一方面要关爱他们,一方面要保护好自己。

  【核心提示】

  大学生对待性问题的观念正在变得开放,使得在高校里推广预防艾滋病知识变得紧迫起来。今年春天,省红十字会在荷兰一家公司资助下,启动高校里预防艾滋病同伴教育项目。这一项目引进西方同伴教育模式对从各高校选来的大学生进行培训,经过培训后的大学生回到学校承担主持人角色继续分批培训其他大学生,最后让大学生向身边的同伴传播预防艾滋病的观念,以起到滚雪球的效应。

  【讨论】

  如果性行为不可避免,请戴安全套

  对于大学生来说,与艾滋病最为相关的就是婚前性行为。河北经贸大学团委副书记薛向东说,大学生对待性问题的观念正在变得开放,这才使得在高校里推广预防艾滋病知识变得紧迫起来。

  越来越多的调查数据显示,认可婚前性行为和有过婚前性行为的大学生比例正在上升。王学敏说,相当数量的大学生对待性不再保守。另一名大四男生对记者说,事实上,现在的大学生很注重自我,尽管社会对大学生性行为看法不一,但大学生本身并不在乎外界的看法。大学生之间对此也很宽容。比如说,一对恋人到外面租房或过夜,宿舍里的同学是不会对此评头论足的,他们会认为这很正常。

  在省会几乎每所高校内外,都可以看到日租房的小广告。记者在27日下午试着拨打了两个电话,其中一家许诺说, 30元一天的价格不能再低,“但可以赠送安全套”。日租房在提供什么,不言而喻。

  26日的同伴教育培训中,主持人牛磊和丛玉娜把安全套分到每个学员手中,丛玉娜一边发一边纠正一名女生的说法,“这不只是避孕套,更应该看作是安全套,除了避孕,它还能有效阻止艾滋病的传播。”

  主持人让大家讨论大学生同居的利弊,学员纷纷发言,有的说利是可以进一步培养感情,为今后生活做准备,有的说弊是一旦分手对女生伤害最大。参加培训的都是大一、大二年级学生,有的对大学生性行为和同居感到不解。

  主持人牛磊对记者说,从红十字会的立场出发,他们引导学生讨论同居,目的是让他们在不可避免的性活动中正确使用安全套,“红十字会的观点是‘非评判观点’,我不能告诉他们同居对与错。”

  【讲述】

  角色转换,不容易的经历

  尽管牛磊和丛玉娜能够游刃有余地驾驭两天的培训,但半年之前,他们的心理也是经历了一场角色转换的,从和所有大学生一样对艾滋病、性忌讳谈论到可以把自己学到的传授给他人。

  丛玉娜说,同伴教育设定的这种模式帮助她可以大方地谈论敏感话题,离开这个教室,离开这一特定的场合,试想要面对20个陌生人谈论,也是做不到的。“我告诉自己,我是同伴教育主持人了,我要调动大家的气氛,来给我自信。自己要放开,自己都放不开,别人就更谈不上接受。”

  “在红十字会接受这方面培训时,我还有机会见到了艾滋病感染者,真的,如果他们不说,你根本判断不出来。他们中间就有是在大学里男男同性恋感染的。这给我心理上很大影响,更让我感到自己在学校做这件事是很有意义的。”丛玉娜说。

  牛磊说,无保护的性行为、同性恋可能就在我们身边,但这都是隐私,我们发现不了,我们能做的,就是发动大学生接受同伴教育,让所有的大学生都了解这方面的知识,我们期待滚雪球的效应呈现。

  尽管性观念在逐步开放,但大学生的性知识并不够或不准确。王学敏说,很多女生连个人生理卫生的常识都不懂,更谈不上预防艾滋病的常识。一位大学生对记者说,对于艾滋病的了解,以前只知道有血液、体液、母婴传播三个途径,仅此而已,了解这些不像是保护自己,更像是为考试准备的。

  对于接受培训的20名学生来说,在培训结束后他们担负着向身边人传播的义务。参加培训的黄平健说,25日第一天培训后回宿舍,舍友就很好奇地问,快讲讲,你们都学什么了?“但在平时,离开同伴教育这种模式,我们不可能如此系统,只能在大家谈论到这些话题时,把正确的观念和态度告诉他们。”

  另一名大学生韩山峰在结束培训后对记者说,我想我有充足的根据,来告诉我的舍友,对于艾滋病什么是安全的,什么是高危的。

  毫无疑问,和牛磊、丛玉娜一样,20名大学生在26日下午离开同伴教育培训教室后,也将完成角色的转换。

责任编辑:王玉莉  来源:燕赵晚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