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日程
·爱心大使最新联络方式统计
·第二批青少年爱心大使参与式培训班日程安排
重要活动
·重庆市首届“遏制艾滋病”主题作品征集大赛
·7月8日“相聚上海 圆梦篮球”征文活动  
·青少年预防艾滋病“爱心大使”评选活动方案
常见问题
·艾滋病流行情况
·伙伴的力量
·这场运动要达到哪些目标?
·儿童究竟失去了什么?
·为什么要谈儿童与艾滋病
网上资源
相关链接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中青网
合作伙伴
国际行动援助 AAI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驻华办事处 UNAIDS
英国救助儿童会 Save the Children UK
国际艾滋病联盟中国项目办公室
联合国人口基金驻华代表处 UNFPA
 
所在位置:爱心大使通讯
和委员长谈艾滋
欢迎订阅手机青年报,移动用户发送qnb到10658000,每天资费不到一角钱。
http://uniteforchildren.youth.cn   2007-03-19 14:34:00 红蓝丝带网

作者:爱心大使 张楠

  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一上午走访了10多个家庭,早已是饥肠咕咕。我们几个志愿者就决定到村口的小卖部去买几万泡面,讨一点开水泡了吃。拖着两条酸软的腿刚走到小卖部门口就远远地看到有一群人朝着村子走过来,都是一身深色的西装,在他们背后的马路上停着一排汽车。这些人看上去是刚从车上面下来的。

  “干嘛呢,这么大阵势?”一个志愿者问我。

  “管他呢,估计是领导下乡吧!只要不是来赶我们走就行。”我回答。然后我们一起走进小店去买方便面。小店实在太小了,我们三个志愿者一走进去都转不开身,我们只好讨了开水,出来在门口吃。小店的门口有一个破旧的桥墩,沟里面没有一点水,长满了荒草,有几只鸡和几只羊在沟里觅食。刚在桥墩上坐下刚刚看到的那群人就走了过来。中间的一个人瘦瘦的,带着一副眼镜,看上去很是熟悉,却一时之间没有像起来是谁?正在疑惑间,这些人走上前了。其中一个人问我们是做什么的,“志愿者。”我回答。

  “那你们来都做什么呀!”人群中间戴眼镜的人问我;

  “我们来做一些社会调查,同时搜集一些受艾滋病影响孩子的信息,看看能否给他们寻找一些帮助的资源。”我回答。

  “很不错嘛!下乡多少次了?”他继续问我。

  “很多次,一年至少有五六次吧!”

  他和身边的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然后回过头来对我说“我能和你们聊聊吗?”

  “行。在那里聊。要不就在这里吧!”我说。

  “好的。”说着就拉着我的手往桥墩上坐,这个是我我突然一惊,赶忙起来。“对不起,委员长,我刚刚没有想起来。我只看着熟悉,就是没有想起来您的身份。”来人不是别人,是群果人大常委会吴邦国委员长。他笑呵呵地,用手在我的脑后摸了摸,站起来拍拍我的肩膀说,“小伙子,别紧张。来我们坐下来聊。”然后我们一起坐下来,方便面也顾不上吃了,就放在一边。

  “你们都是什么地方的志愿者?”

  “会委员长的话,我们是中国人民大学的志愿者。”

  “不错呀!我为咱们国家有像你们这样有社会责任感的大学生而感到高兴。你们经常下乡应该了解很多的事情吧!能给我说说吗?”

  “好”我们三个异口同声地回答。

  “委员长,终于有机会和您面谈了,我就详细汇报一下我这几年在乡村看到的情况。首先,我们必须要承认,这几年由于中央的重视,地方上各级政府实施了相关的温暖工程,使得一些艾滋病病人生活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改善。比如我们河南省政府实施的六个一工程就使得很多的老百姓得到了实惠。虽然我们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我们还应该清楚地看到还有很多的不足。”我换了一口气继续说。

  “不足表现在第一,国家相关的政策和制度落实不到位,一些地方的四免一关怀落实得相当不错,但是有相当一些地方却不敢恭维;第二,我们国家的《艾滋病防治条例》于06年3月1日正式实施,这个条例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由于出台的仓促,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不说别的,整个条例中应当一词用得比较多,这仅仅是鼓励各级政府去做宣传和预防控制的工作,没有规定成为必需,这其中的自由空间就太大了,此外还有处罚细则不够明细,也容易出现钻空子的现象;第三,在艾滋病重点疫区宣传工作还算可以,但是对于非重点疫区和其他的地方却很少见到宣传,唯独的宣传就是在121的时候,在医院、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等卫生部门挂条横幅,仅此而已。这对于我们面临的严峻的艾滋病疫情来说是远远不够的。在面临艾滋病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必须手腕要硬,要常抓不懈,把艾滋病的预防做成日常的、长期的工作来做。而不是做作秀,糊弄一下而已。特别是对于广大青少年的教育更要抓紧,他们是祖国的未来,是预防艾滋病的生力军。”

  我说的时候,委员长还不时地点头以示肯定,还在一个小本子上记下了一些话语。

  “委员长,还有,”我继续说“对于受艾滋病影响家庭或者个人的救助,这些年通过政府和非政府组织,以及一些民间组织的努力,使得他们生活有了一些改变,但是这不是长久之计。当初中原地带出现卖血的现象,追其原因是因为贫穷。所以现在发给你救济粮和救济款,虽然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治标不治本的工作,我的建议是大力推广生产自救模式,根据各个地方实际情况,开展不同的生产自救。同时真对于感染者可以开展小额的免息贷款,帮助其发展副业。从根源上救助。”

  委员长很是满意地点点头,说“小伙子你们说的都很对,也很好。”她用手在身上是一通模,好像在寻找什么。“烟也不知道方那里呢,你们身上有吗?”

  “委员长,我们这有,就是不大好。”一个志愿者说。

  “没关系,提提神就好!”委员长和蔼地笑着,然后接过志愿者递来的烟。然后和我们一样调整了一下坐姿,都盘着腿坐在桥墩上。我们的志愿者继续说。

  “委员长,除了这些问题,还有很多的问题。很多还没有被承认的艾滋病村庄,那里的感染者吃药、就医都得不到保障,除了几个重点村庄的就医、就学条件得到了改善,其它的都还是如旧;农村村医的保障低,工作条件差、某些地方官员的压力等都使得他们不能很好地开展工作,也就意味着很多的感染者的不到救助,只是他们情绪比较激动,这不仅与中央倡导的构建和谐社会相悖,还增加了社会的不安定因素。”

  “同学们,你们说的这些我都记下了,这些也很重要呀!我们不是没有行动,只是有的时候想了解一些实情,但是了解不到。希望你们能够在这方面多多努力,通过正当的合适渠道向上反映。其次,预防艾滋病我们人人有责,我们要全社会动员起来,以政府为主导,社会多部门共同参与,一起努力打好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委员长吸了口烟,对我们说。

  “嗯,委员长,你放心。作为当代大学生我们有责任扛起时代交给我们的任务。做人一定要做一个负责任的人,对家庭、对他人、对社会负责任。其次参与公益活动是我们每一个需要去做的事情,工艺就是公众的利益嘛!”我们的孩子愿者回答,“委员长,我们这边还有一些问题要反映,”志愿者正要说,刚刚一起来的那群人来了,他们一来我们几个就赶紧站起来。他们就要拉着委员长走。说是见到了还要去其它的地方,我们因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向领导人反映情况而庆幸,不愿意领导人走,就像能够再挽留委员长几分钟,再汇报一些情况。可是这些人簇拥着委员长,另外有几个年轻人,站成一条线,双手交叉在前,带着墨镜,向黑煞一样当在我们面前,眼看着委员长就要被拉走,我们着急了,就大声地喊起来。喊了一声不行再喊,生意越来越大,猛地一惊睁开了眼睛,只觉得嗓子疼痛,全身酸软。定定神才发现自己是在做梦。

  看了一眼手机,早上6点。赶快起床,今天约好了去拜会佛教的妙觉师傅。洗漱完毕去赶车。早上接近10点见到了妙觉师傅,我就和她谈起了这个梦,师傅说“阿弥陀佛!此乃吉兆也!委员长名为吴邦国,邦国者遇到帮国也。此乃幸事。我佛慈悲,随喜你的功德!”但愿如此吧,希望是一件好事。梦这东西真是奇妙!

 

  张楠的博客链接:

  http://blog.youth.cn/page/nangua?entry=5327687d0a451ae3010a7ed967e9280d1111d2c7f94

 

责任编辑:tree  来源:中青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