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日程
·爱心大使最新联络方式统计
·第二批青少年爱心大使参与式培训班日程安排
重要活动
·重庆市首届“遏制艾滋病”主题作品征集大赛
·7月8日“相聚上海 圆梦篮球”征文活动  
·青少年预防艾滋病“爱心大使”评选活动方案
常见问题
·艾滋病流行情况
·伙伴的力量
·这场运动要达到哪些目标?
·儿童究竟失去了什么?
·为什么要谈儿童与艾滋病
网上资源
相关链接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中青网
合作伙伴
国际行动援助 AAI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驻华办事处 UNAIDS
英国救助儿童会 Save the Children UK
国际艾滋病联盟中国项目办公室
联合国人口基金驻华代表处 UNFPA
 
所在位置:爱心大使通讯
艾滋村啥模样
欢迎订阅手机青年报,移动用户发送qnb到10658000,每天资费不到一角钱。
http://uniteforchildren.youth.cn   2007-08-22 16:04:00 红蓝丝带网

关注艾滋孤儿系列报道·艾滋村

 

文/邹心如

  很多艾滋孤儿都生活在艾滋村,艾滋村到底是什么样的村子?村里人是不是都很可怕?是不是像一些新闻里描述的那样,得了艾滋病的人随时想要报复社会?村里还有很多人吗?他们跟别村的人有什么不同?

  最近几年,艾滋病在中国快速蔓延,因为卖血、外出打工时吸毒等原因,在河南、山西等省农村,往往一个村的青壮年首先感染了艾滋病,这些人又把病毒传给了家人,以致一个村的多数人都感染上了艾滋病。这样的村,我们一般称为艾滋村。

  记者曾两次去河南同一个艾滋村采访。第一次采访是去年4月,当时同社会上的普通大众一样,记者一行对艾滋村有种恐惧心理,好在有高耀洁奶奶一同前往,才鼓起勇气走进村里。

  高耀洁是一位著名的宣传预防和控制艾滋病人士,70多岁了,就在去前的几个月,她还被中央电视台评为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之一。

  进村的时候,村里很静,小路旁边有大红字写就的“同心携手遏制艾滋病”的标语。偶尔过往的村民会用异样的眼光打量我们,有些人认识高耀洁,会很热情地打招呼,而一路不说话的我们,在窄窄的村路上感到很压抑。

  我们去了一所小学,与校里的艾滋孤儿闲聊。学校很破旧,三四排老房子是学生们的教室。学生们穿着破破的衣服,小手上沾着泥巴,见到我们这些城里来的人不是疯狂地躲闪就是呵呵地乱笑,然后就追着我们的摄像和摄影机不放,他们从来没见过这种家伙,于是老往镜头前凑。尤其是他们的眼光,跟其他地方的农村孩子没有任何区别,是一种很纯洁,很透彻的眼光,几乎让记者相信,这些孩子们的生活根本就没有被艾滋病所打扰到。

  村长也来到了小学,他听到我们是记者时有些担心,怕我们给这所村子抹黑,直到高耀洁讲明我们是看望艾滋孤儿时,他才消除了紧张。那一天,村民跟我们说话也不大放得开,老怕自己说错话。

  第二次去这个村是在今年暑假,这一次高耀洁没有一起来。在这间隔的一年多时间里,整个社会对待艾滋病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人们开始讨论关爱艾滋病人,讨论如何帮助患者,而且,国家关于艾滋病的一系列政策,像“四免一关怀”政策,开始落到实处。

  这一次,村长亲自带我们参观村子,因为河南省有关措施和资金到位,原来破破的小学不见了,拔地而起的是一栋新教学大楼。尽管是暑假,仍有一些孩子在篮球场上打篮球。孩子们依然害羞,但当你蹲下身来,问关于他们的任何事情,他们都愿意回答,而他们的眼光一如过去,纯洁而透明。村民们也愿意跟你说话了,他们都知道“四免一关怀”,也愿意跟你讨论艾滋病。

  在村里走的时候,不时会发现有些人家的院子里长满了杂草,村长说,这些人家的主人都已经被艾滋病夺去了生命,如果有孩子的话,都跟爷爷奶奶生活去了。

  一个艾滋孤儿拉记者去他的家。他的爸爸妈妈都去世了,爷爷也去世了,现在是奶奶照顾他的生活。奶奶看见记者来了,开了一个大西瓜。这个家除了两张床、一个沙发、几张椅子和一张桌子外,再没什么家具,朴素但很干净。奶奶说,日子过得很辛苦,有时自己还下地干点农活,不过最近好多了,国家每月给了一定资助。临走的时候,奶奶非要记者带上几个大西瓜,而我们采访的每一家主人都送我们大西瓜,事实上,我们离开村子时,满车都是西瓜。

  写到这儿,记者可以说,在我去过的那个艾滋村,村民们跟我们印象中的农村人一样,朴实、热情,他们一点儿也不可怕,相反,因为他们的经历,因为他们大多是老人和小孩,所以还很值得我们去关爱。

 

我们送了一本练习册给这位小姑娘,你瞧,她笑得多开心!

 

责任编辑:tree  来源:《中国中学生报》第1224期
发表评论